金赞娱乐场 > 福利彩票 > 「摩臣带你投注」卡洛斯·戈恩: “成本杀手”的日落时刻

栏目热门

整站热门

「摩臣带你投注」卡洛斯·戈恩: “成本杀手”的日落时刻

发布于: 2020-01-10 15:47:15

「摩臣带你投注」卡洛斯·戈恩: “成本杀手”的日落时刻

摩臣带你投注,卡洛斯·戈恩: “成本杀手”的日落时刻

李溯婉

[也许有人可以比戈恩谈更多的愿景,也许有人可以比他节约更多的成本,也许有人可以比他更快地找到未来的战略。但至今无人能如戈恩那样借助性格和背景的推动力,快速融入到一家观念闭塞、作风保守这样特殊的企业文化的日本巨型公司之中,并且游刃有余地推行着自己的想法]

经常参加全球各大重要车展的卡洛斯·戈恩(CarlosGhosn),上个月尚在巴黎车展上露了脸,这次却缺席广州车展。全球汽车圈赫赫有名的“成本杀手”,因涉嫌少报收入逃税以及违规使用公款被绊倒了。

11月19日,戈恩被捕的消息,抢了汽车圈的头条。在业内一片愕然甚至质疑消息的真实性时,日产汽车公司(PINK:NSANY)在当天傍晚于日本横滨证实,该公司早在几个月前就已对董事长戈恩以及代表董事格雷格·凯利进行内部调查,调查显示,为减少披露戈恩的报酬数额,戈恩和凯利多年来在东京证券交易所上报的报酬数额低于实际数额。此外,卡洛斯·戈恩还存在其他严重不当行为,例如挪用公司资产,与此同时,凯利也被证实牵涉其中。

逃税疑云

由于事发太突然,当晚的东京弥漫着一种“阴谋说”。戈恩太强势,自然也太霸道。过去,他开除了2万名日产员工,就埋下了被贬的定时炸弹。这么多人失去工作,有人因此家破人亡,而他自己每年却领取高达20亿日元(1.2亿元人民币)的实际报酬,这种积怨在日产埋藏已久,只是等待爆发。这一天终于来了吗?

在日本的近邻中国,汽车圈内也纷纷在猜测讨论,甚至猜测这有没有可能是一场宫斗引发的,毕竟,跨国车企并不乏这样的剧情。

戈恩被带走的原因是其涉嫌少申报个人收入,违反了日本《金融工具和交易法》。然而,作为雷诺-日产-三菱联盟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戈恩应该非常忙碌,有没有必要以及有没有时间对自己的收入动手脚,是授意手下还是手下自作主张少报收入,这些备受关注。令人更好奇的是,在全球汽车圈身经百战的戈恩,究竟是不是真的打起逃税的主意令自己惹上囹圄之灾。

“多年身居高职、拿着高薪的戈恩,铤而走险的动机是什么呢?逃税明显是犯罪行为,戈恩应该是知道此行为的重要后果的。”一位业内人士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认为这件事情很蹊跷,并对此表示不解。

长得神似“憨豆先生”的戈恩,给人印象不苟言笑,但他有他坦诚的一面。2016年,日产的合作伙伴三菱因操纵燃油经济性测试数据陷入“造假门”,戈恩在当年4月25日北京车展接受第一财经等媒体采访时被问到这一敏感问题时并没有打太极:“据我了解,对此事件的相关调查是存在的,三菱有自主调查,同时日本政府也在进行持续的监管。我们会等待调查定论。这一事件当然涉及了我们,因为我们会从三菱采购一些零部件。我会等所有的事实都一目了然,届时再做出决定,这个决定一定是从商业合作伙伴和行业参与者的角度出发,不会有其他与日产汽车的利益无关的因素掺杂进来。”

几个月后,日产入主三菱成为其第一大股东,戈恩继续扩张着汽车帝国的版图,攀登人生新高峰,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继去年销量超过丰田位居全球第二之后,今年上半年以553.8万辆超过大众集团冲到第一。然而,未等到年度折桂时,戈恩却先惹上麻烦。

何许人也

汽车江湖上一直有戈恩的传说。于1954年出生在巴西的他,是黎巴嫩的第三代移民,在6岁时回到黎巴嫩,之后前往巴黎接受高等教育,先后毕业于法国两所最著名的大学,并加入法国籍。1978年,他开始为法国轮胎制造公司米其林工作。1990年,他任米其林公司北美分部CEO,经历了公司收购联合皇家古立德公司之后所进行的重组。

尽管戈恩彼时已取得了不小的成就,但他还是认为在这个家族企业已无用武之地。1996年10月,他跳槽至雷诺,担任负责采购、生产和研发的执行副总裁。上任伊始,他就进行了几次大手笔的成本削减,关闭了几家工厂,因此他被冠上一个绰号:成本杀手。

而戈恩真正名声大噪,是雷诺收购日产之后。创立于1933年的日产,是日本三大汽车制造商之一,但正如许多日本大型企业拥有的通病一样,因内部充斥着严重的官僚主义,成本控制不力,从1991年到1999年,日产连续7年亏损,背负债务高达21000亿日元,市场份额由6.6%下降到不足5%。

这家深陷泥潭的企业一度被认为不可能被拯救。汽车圈另一个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物鲍勃·鲁兹曾被问及如何看待其前东家戴姆勒克莱斯勒有意入主日产一事时,他直言道:“你还不如把价值50亿美元的金块放到一个写着‘日产’字样的容器里,然后把它扔进太平洋。”

然而,雷诺出手接了这个烂摊子,在1999年5月28日以48.6亿美元收购日产汽车36.8%股权。收购日产后,雷诺共有17人进入日产高层,分别进驻各个重要部门。能讲英语、法语、拉丁语和日语等多国语言、被雷诺认为最有前途的年轻高管戈恩当了“救火队长”,进入日产董事会,并担任首席运营官(COO)。

到达新工作的第一个月,戈恩便承诺将快速恢复盈利,随后经过近3个月的详细调查和充分讨论,发表了听起来好像天方夜谭的日产复兴计划(NissanRevivalPlan),宣布到2001年综合经营消灭赤字,2002年销售利润率达到4.5%,有利息的债务降低到7000亿日元以下。

素有“成本杀手”之称的戈恩并非浪途虚名,他无视日本的商业传统,对习惯于“和风细雨”式改革的日本人,首次采用了“外科手术”式的大胆手法,减少一半零部件供应商,由1300家零部件供应商减少到600家左右;3年内使采购成本下降20%;削减20%的销售成本和管理成本;公司在3年内裁员21000人,关闭5家工厂;卖掉所有与汽车生产无关的非汽车产业,其中包括房地产股票和令日产公司引以为豪的航天部门。戈恩这一连串的动作不但使日产感到了深深的痛苦,连与日产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供货厂家也苦不堪言。

空降到日本企业的戈恩,在大刀阔斧地推进改革的过程中,势必会遇到阻力,他甚至也受到过死亡威胁,曾负责戈恩公关事务的杰森·瓦因斯(JasonVines)回忆说。1999年10月发布会召开时,公司不得不另雇保安负责戈恩的安全。

不过,戈恩依然挥戈退日,仅用了两年的时间就扭亏为盈。在2000财政年度(2000年3月到2001年3月),日产实现了27亿美元的盈利;在2001财政年度,公司综合营业利润达到39.2亿美元,综合税后纯利润29.7亿美元,工厂运转率由51%提高到75%,从一个濒临破产的公司活过来了,成为汽车领域的再生典范。

汽车领域收购的事情频频发生,但成功地将不同文化的公司融合在一起的甚少。也许有人可以比戈恩谈更多的愿景,也许有人可以比他节约更多的成本,也许有人可以比他更快地找到未来的战略。但至今无人能如戈恩那样借助性格和背景的推动力,快速融入到一家观念闭塞、作风保守这样特殊的企业文化的日本巨型公司之中,并且游刃有余地推行着自己的想法。

戈恩成功的秘诀是什么?

“他接受这个文化。”瓦因斯说,“他理解日本人。”

从泰极到否来

具有黎巴嫩、法国、巴西、北美多元生活背景的戈恩,继续着他的开挂人生,先后于2001年和2005年成为日产和雷诺的首席执行官(CEO),从此同时执掌起横跨8个时区、相隔近万公里的两大国际汽车巨头。成为奔波于地球两边的空中飞人,他总是要花上10天至两个星期的时间在巴黎的雷诺,然后飞往东京的日产忙上一周至10天,接着前往美国,花上几天时间在日产汽车北美公司巡视工作。此外,他还要巡查工厂,拜访经销商、分销商等,处理着双重业务。

虽然格外忙碌,但生活还是完全在他的掌控之中。他备有两个手提包,去雷诺提一个,去日产提另一个。他说,这样做能让自己的工作更有条理。他采用的是强调结果的量化工作方式,即提出明确目标,并要求整个公司去执行。这种方法十分有效,有条不紊地管理着两家完全不同背景的车企。

2016年12月,戈恩的手提包或许又新增了一个,他就任三菱汽车董事长一职。一贯雷厉风行的他,上任不到一个月就迅速派出自己的得力助手、三菱汽车首席运营官特雷弗·曼恩(TrevorMann)前往中国的合资公司广汽三菱考察。

又一个月之后,戈恩的头衔再一次发生了变化。2017年2月23日,日产宣布,从去年4月1日起,戈恩将不再担任公司首席执行官,而是由现任联合首席执行官西川广人单独出任,戈恩只保留董事长一职,关于其连任董事会主席的决定在日产汽车股东大会上审议。18年来第一次,日产的日常管理权重新交回到一个日本人的手中。

“作为日产汽车的董事会主席,我将会继续监督和指导日产汽车作为一家独立公司及在雷诺-日产-三菱这个联盟里的方向。这次计划内的变更也会让我得以付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管理联盟在战略和营运方面的变革和扩展,确保所有成员都能从其规模经营中获得竞争优势。我对于支持变革和扩展中的联盟的承诺始终不变;只要有需要,我将随时随地为每一个联盟的成员服务。”戈恩当时如此表态。

据悉,做出这一举动,戈恩其实早有准备,本次人事任命就是基于戈恩以及日产汽车董事会的推荐。不过,在这背后,是否涉及多方博弈,外界不得而知。随后,日产又宣布了多项公司高层任命,此次人事任命涉及执行委员会成员、高级副总裁、执行副总裁及副总裁领导层级别等23名高管,同样于去年4月1日起正式生效,这是雷诺-日产-三菱联盟成立之后所进行的最大规模人事调整。此外,日产在华的合资公司东风日产也频频进行人事调整。

一年多后,正是戈恩去年推荐的接棒人西川广人,在今年11月19日于日产总部举行的记者会上,列举了戈恩的三大罪状:第一,过去5年中,戈恩明明从日产汽车公司领取了99亿日元(约6亿元人民币)的报酬,但是他却指示部下做手脚,在公司的财务报表《有价证券报告书》中,只写了49亿,隐瞒了整整50亿日元(约3亿元人民币)的收入;第二,他搞个人独裁,将日产汽车公司建为“戈恩王国”,否定并抹杀日产的传统与尊严;第三,他居然动用公款用于私人投资。

因内部调查发现戈恩和凯利的不当行为明显违反了公司董事义务,西川广人将向日本董事会建议立即解除戈恩董事长及代表董事职务,以及凯利的代表董事职务。

而在戈恩放权之后,日产今年在目前的业绩并不容乐观。据日产汽车公司近日发布的2018财年上半年(2018年4月1日至2018年9月30日)的财务报告,其净收入以及经营利润等多项指标下滑,其中净收入为5.53万亿日元,同比下降2.1%,经营利润2103亿日元,同比下降25.4%,经营利润率为3.8%。但是,由于日产汽车在中国市场业务表现还不错,在一定程度上减缓了全球的压力,整体净收益下降10.9%至2463亿日元。

对此,日产方面指出,在2018财年上半年,整体市场环境充满挑战,日产汽车正在全球范围内优化经销商库存,为了实现这一目的,日产汽车在第二季度对经销商批发量进行了有计划的调整。尽管此举使得公司收入有所下滑,但终端零售量与去年同期相比基本持平。在2018财年上半年,日产总销量为268万辆,同比下降1.8%,全球市场份额为5.8%,较去年同期相比下降0.2%。

随着戈恩被捕消息传出后,日产在11月19日收盘价为16.90美元,跌幅为5.85%,而雷诺汽车股价则暴跌8.6%,触及三年以来的最低水平。比起日产,雷诺以及雷诺-日产-三菱联盟未来的命运更令人担忧。

2017年9月份,雷诺-日产联盟出台了庞大的发展规划——“Alliance2022”(“联盟2022”),赫然展现出自身意图问鼎“销量最高、最能赚钱车企”的宝座的野心。当时,在戈恩的宣言中,剑指两大目标:第一,销量突破1400万辆,营业收入增至2400亿美元;第二,协同效应节省成本翻倍至100亿欧元。

戈恩不在的日子里,谁将替代戈恩来继续让日系车企和法系友好地在一起发挥协同效应?

今年以来,汽车圈大神级人物流年不利,7月25日,66岁的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前CEO塞尔吉奥·马尔乔内因病去世。“他不会再回来了,他是你可以想到的最好的CEO。”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董事长约翰·艾尔坎(JohnElkann)如是说。仅几个月,另一个被认为是与马尔乔内平起平坐的CEO、64岁的戈恩,陷入了他的人生中前所未有的危机中,不知道他将来能否重现汽车江湖。